[大美秦岭网]

搜索

户外探险高峰期来临 秦岭探险不是你想探就能探

2016-5-12 22:19| 发布者: dmqlw| 查看: 299| 评论: 0|来自: 陕西日报

摘要: 2015年10月,西安6人秦岭迷路,搜救两小时后因雨势较大救援短暂中断,最后,在秦岭中部一处沟道内找到了6名被困人员。2011年2月20日,西安一29岁女驴友独自穿越秦岭山脉主峰太白山时失去联系,整整“失踪”了21天, ...
       如果没有张骞西域探险,丝绸之路开通得推迟多少年?如果没有麦哲伦航海探险,地球是圆的这个真理发现得推迟多少年?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探险,秦岭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及奇特的地质状况,揭开面纱得推迟多少年?或许,这就是探险的魅力所在。

  成功者在登上最高峰时挥舞旗帜俯视众山的豪迈、在南极北极冰天雪地里登到极点的激动,曾让多少人隔着时空仍热血贲张而心有向往。

  这个冒险的游戏让很多人思之念之。随着每年5月至10月户外探险高峰期的来临,到秦岭深处探险又写进了很多爱好者的近期规划。


  进山运动井喷式发展 驴友意外事故频发

  横亘于我国中西部的秦岭是长江、黄河的分水岭,素有“一日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鳌山至太白山线路是中国顶级穿越路线,吸引着许多户外运动爱好者,亲近自然,寻奇探险。

  2016年4月6日,24名大学生在穿越秦岭“小鳌太”线路中遭遇极端天气,山上忽起大风,加上之前有降雪天气,山北坡积雪过厚,而他们的补给仅够维持一天。紧急情况之下,向陕西雷霆应急救援中心发出“SOS”求助信号,经过十几个小时紧急救援,24名大学生安全获救。

  这些年轻的大学生无疑是幸运的,还有一些探险爱好者却付出了更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2012年11月24日早上,10名驴友穿越鳌山时,突降暴雪,被困山中。驴友们准备搭帐篷宿营,次日返回。但是后来两天,被困地点刮起狂风,温度下降至零下20摄氏度左右。驴友们身体难以抵抗低温,导致两人身体失温,一人意外摔伤骨折。不久,受伤三人均不幸死亡。后来在各方的努力下,其他被困人员被安全救下山。

  随着驴友进山运动的井喷式发展,类似这样的遇险事故频发。

  2015年12月26日,甘肃和山西的两名网友相约穿越秦岭,至今杳无音讯。

  2015年10月,西安6人秦岭迷路,搜救两小时后因雨势较大救援短暂中断,最后,在秦岭中部一处沟道内找到了6名被困人员。

  2014年10月19日,6名驴友从秦岭石砭峪出发欲穿越牛背梁,结果因迷路失联。经过各方救援队伍3天3夜的紧急搜救,10月22日下午,6名驴友被安全带出山。据了解,这次共有五六支队伍100多人参与了救援,花费近10万元。

  ……

  有人网上发帖招集伙伴探险,有人独自行动贸然穿越,有人登山两三次就自认为经验成熟,有人组队刚出发就发生“内讧”,有人刚在浅山小试牛刀便要穿越鳌山至太白山这条顶级路线……每年一批批“菜鸟”兴致勃勃地向秦岭深山进发,这样的行动,让探险家们忧心忡忡——人怎么可以这么随意地把自己的生命和安全交给未知的世界呢?

  户外经验缺乏、盲目自信 是诱发事故重要内因

  对于秦岭探险屡屡出现悲剧,有过30年探险经历的西安运动协会秘书长谢伟认为,秦岭山脉户外资源特别丰富,但由于秦岭大部分地区没有开发,所以人员伤亡事件时有发生。另外,一些驴友安全意识淡薄、户外经验缺乏、盲目自信是诱发事故的重要内因。“出事的很多都是老人和学生。”谢伟说,不少60多岁的老人,抱着“爬爬山锻炼身体”的想法,两三个人就进山。一些人觉得自己在农村长大,“经验足”,喜欢“抄小路”,很容易迷路。此外,一些人因体力有限,当遇到强对流天气,很容易发生意外。很多大学生也喜欢一群人一起进山“冒险”,“他们觉得就是进山玩玩,还常走‘野路’,也容易发生意外”。

  频发的意外事件中,除驴友自身原因外,组织者专业技能有限,随意组队出行,也是驴友出事的重要原因。《西安市户外运动管理办法》中提出,各俱乐部须具备户外领队资质和医疗救护证,同时要在开展户外活动的区县体育部门取得体育经营许可证后,方可组织“驴友”进行户外探险旅游。

  据了解,陕西目前约有两三千家户外运动俱乐部和公司,而真正取得体育、旅游、工商方面资质,参加培训,有丰富经验的很少。谢伟称,组织户外运动,需要具备户外运动基本知识、丰富的户外运动技能和危险识别能力,还需要户外活动能力和安全意识。

  对此,陕西民间登顶珠峰第一人则蒲伟认为,除了个人和组织者要具备专业的探险技能外,团队协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他说常常是几个“驴友”临时拼团,但到了现场却发生争执,大家各自行动后发生事故。此时,作为团队发起人,一定要有掌控队伍的能力,要有更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尽快让自己平静下来,临危不乱,大家拧成一股绳,寻找出路。

  探险不等于冒险 要经过专业培训、体能储备

  据陕西曙光救援队、蓝天救援(陕西)队、陕西省紧急救援协会应急救援总队对近年来的救援统计数据显示,5月—8月是救援次数最多的月份,占全年数据的一半以上;事故最多发的地点是最著名的太白山鳌太穿越路线,其次是距离西安市较近的几个峪口和景区,以及驴友们经常活动的牛背梁等地;遇险人数中青年占一半以上,其中在校大学生的比例较高,其次是中年,占近四成;从求助人员的性别来看,男子遭遇意外的人数是女子人数的2.3倍;从救援结果来看,成功获救者占六成,大部分都在发出求助信息的第二天获救,失踪占二成以上。

  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秘书长王维先生表示,户外运动可以亲近自然、回归自然,因为自然与人的本性是最亲近的。同时这种方式比较经济实用,花钱不多,但可以游览很多自然风景,在有限的时间里会得到最大的快乐。特别是对痴迷户外运动的驴友而言,那些没有走过的线路和不熟悉的环境更具有冒险性和挑战性。

  但是探险和冒险不同,“探险”是过程,也是目的,是有充分准备的漫长之旅,是人们认识、探索自然世界的一种方式,也是人类对自我体能与智能的挑战和考验。而冒险是指不顾危险地进行的活动,它只是一种手段,是在危险情境之中的应急行为。而驴友们的很多活动则是一种盲目的冒险行为。

  “探险前一定要经过专业培训,储备体能,团队行动,关注天气,临危不乱,任何侥幸心理都必须打消掉。”蒲伟说。“多敬畏、要冷静、准备足、团体战、更专业,”这是曾登顶珠峰的登山者对驴友的忠告。


  近年秦岭驴友遇险一览

  2002年4月30日,酷爱探险的上海青年华峥嵘在没告诉家人的情况下,独自离沪,赴陕西太白山旅游。5月8日晚,华生前所参加过的上海某户外活动俱乐部接到华母电话,说他至今未归。5月12日深夜23时,当地向导在太白山二爷海附近找到华峥嵘的尸体,并证实他已遇难。据悉,华可能是遇上了冰雪天气,失去自救能力遇难。

  2008年6月24日,西安一户外活动者张某、宗某、边某3人从太白县塘口登山,在行至2881米的跑马梁中部时3人因意见不合,边某一人独自走失,至今下落不明。

  2010年1月2日,西安一户外运动俱乐部杨女士在穿越鳌山时,凭借自己体力好,又有多年户外经验的优越条件,抛开团队,独自前行,最终走失在太白山,虽经多方搜救,至今杳无音信。

  2011年2月20日,西安一29岁女驴友独自穿越秦岭山脉主峰太白山时失去联系,整整“失踪”了21天,在恶劣地理和气候条件下于奇迹般生还。

  2012年8月19日,9名驴友登鳌山5人失踪,200余人搜救至23日,1驴友遭遇不幸。

  2013年6月16日,一名张姓驴友的遗体在海拔3500米处九重天附近被发现。此前该驴友与人结伴穿越鳌太,但中途走失。

  2013年5月25日上午,13名驴友雨中翻越秦岭,当晚,9人安全下山,4人失去联系。蓝田县政府组织公安、消防、户外救援队等170多人搜救9小时后,终于在一个小山洞处发现4人,将他们成功救出。

  2015年10月22日,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有8名学生进入秦岭穿越,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当地派出所民警和陕西应急救援总队救援人员迅速进山展开搜索,最终成功获救。

  2015年5月2日,24名驴友被困秦岭,救援队15小时后成功营救。

  遇到山难要有基本救援常识

  包括自救,呼救和救援。山难一旦发生,自救是保证人身安全的最关键因素,大部分的山难幸存者一方面有幸运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自救技术优秀,意志坚强的登山者。自救能力的培养要求登山前对登山者进行系统的培训,要对技术、体力、山峰知识等有充分的了解。掌握登山中所可能会发生的事故和应对的措施,自救的方法。需要明白的是发生事故了,不一定返回就是理智的。必须判断停留还是行军,会自我保护,掌握登山中常用药品用法和急救的方法。

  在困于险境中,有较长时间的自我保护和坚持生存的能力。互救指伙伴之间的自救,比如包扎,人工呼吸,拖拉等。有时候对严重的高山病患者,下撤几十米,上百米就可以挽救一个人的性命。另外当自己无力救援时就必须想方设法向外发求救信号,电话,火,SOS简单讲就是要让救援者知道遇到事故的队员在什么地方。曾经有个登山者掉入裂缝,在掉下的瞬间,他将一块红布条扔在地上,使得救援者很快地发现并救援。

  [观察]让冒失者付出“付不起的代价”

  已于今年3月份实施的《陕西省旅游管理条例》规定,在没有道路通行的地方或者旅游景区游览路线以外的地方,组织开展穿越山岭、攀登山峰等具有危险性的健身探险旅游活动,组织者应当向参与者作出风险提示,并应当提前五日将活动时间、地点、路线、人员名单、保障措施、应急方案等向县级以上体育行政部门备案。

  对于这样的条例,有专家认为,并不具有可操作性,比如,如果一次穿越横跨多个县区,到底在哪里备案?备案完后,谁去监管?对于,屡屡发生的登山事故,谢伟认为,除了登山者缺乏安全与责任意识外,监管不力、惩处不到位也是十分重要的原因。一方面是缺“法”监管,由于国家缺乏针对登山活动管理的法律法规,使得监管部门陷入“师出无名”的境地;另一方面是缺“力”监管,登山活动涉及体育、旅游、交通等多个部门,由于管理职责不清、界线不明且缺乏合力,难免谁都在管但谁都管不全的尴尬境地。更为重要的是建立安全管理和风险评估体系,在教育引导、安全警示等方面安全警示等方面““防患于未然”。同时同时,在厘清施救在厘清施救“费用问题”的基础上的基础上,还应加强对还应加强对“冒失冒失”行为的惩罚,让其在付出“付不起的代价”上多一些自我掂量,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登山之危。(来源:陕西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