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羚牛下山喜忧参半

2017-3-30 11:55| 发布者: dmqlw| 查看: 321| 评论: 0|原作者: 曹庆|来自: 中国绿色时报

摘要:   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出现在陕西省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官庙保护站附近的村民家。面对“国宝”登门,保护区工作人员和社区群众见怪不怪,喜忧参半。  2016年12月,佛坪自然保护区内,这头犄角折断 ...
  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出现在陕西省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官庙保护站附近的村民家。面对“国宝”登门,保护区工作人员和社区群众见怪不怪,喜忧参半。


  2016年12月,佛坪自然保护区内,这头犄角折断、显得怪异的羚牛并没有在三官庙保护站辖区内待到“惹得人们心烦”,而是活动了一会儿,就往低处游荡而去。

  “山外人”或许很难理解,“山里人”为何见到“国宝”会心烦?或许一组数据可以呈现一部分答案:

  12月12日,大古坪村村民张本武向大古坪保护站报告,称有羚牛在自家院子里的菜地啃食。14日,村民康长青来保护站报告,称“昨晩,有5头羚牛在我家附近……”15日,村民新春和长青再次来到保护站,激动地称住处附近有羚牛出没,“吃菜事小,吓唬人啊!”16日,我与同事去巡山,经过两户村民家门口,村民也称自家菜地“被羚牛糟蹋了,但国家保护它们呢,我们打不得骂不得……”

  当日,在返回保护站途中,我被路边坡上“呼哧呼哧”的喘息粗气吸引,猛然发现一只羚牛正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急行军似的我,真惊出一身冷汗!

  这正是那只“怪异”的羚牛:长着一副枯树根一般的犄角——大概是由于打架或摔跤造成的,拉着稀粪、萎靡不振。我打心底里同情它的老迈或病体,然而,我不敢将同情付诸**。这类羚牛,甚至比一群“羚牛部队”更加“无所畏惧”……

  “羚牛部队”一般按照规则行进,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独牛、病牛却很可能横冲直撞挑战人类……

  到了17日,早饭时,张本武的儿子小春匆匆忙忙跑来保护站,说:“昨晚,天黑前,6只羚牛啊!”羚牛吃他家的菜,他的媳妇和娃儿被吓得不敢出门。

  早饭后,与3位同事去张家看情况。经过一户村民家中时,女主人称她家的白菜也被羚牛吃了,几条看家护院的狗对羚牛无可奈何之后便避退三舍。

  在张家屋后的竹林畔,我们发现一只晒太阳的羚牛。这只羚牛与我昨天拍到的羚牛是同一只。

  张家人称,他家附近“专门来吓唬女人和娃娃的”6头羚牛中,其中2只是幼仔,还有一只戴颈圈的成年羚牛。其实,独牛、病牛不只吓唬妇女儿童,当它们“心绪不佳”时,顶撞壮年男子的事也每隔几年就发生一次,令人敬而远之。

  由此,我突然产生疑问:秦岭南坡腹地森林植被良好、生物链复杂,大型食草动物的天敌——大型食肉动物们怎么不稍显露捕食技艺呢?

  记得前些年,从社区经过时,村民常常主动友好地提到,“坡上有头羚牛”。在莽莽林海中,加上望远镜等设备,能看到羚牛不清晰的身影。

  我在佛坪自然保护区工作27年了,现如今,屡屡接到“国宝出没”的资讯。从生态平衡的角度看,是该庆幸还是担忧?

  “山中无老虎,羚牛下山来,村民怎么办?”

  接到“牛情报告”后,社区或保护区一般采取保守做法:在不造成村民生命财产损失前提下,留观。

  20世纪90年代,社区共管理论从国外传入,被保护区和社区广为认可。现在,羚牛下山了,社区共管该如何发挥作用?

  2016年12月21日,在大古坪村左林军家中,就“羚牛下山扰民”之事,村民、保护区职工和佛坪县林业局工作人员三方展开讨论。政府希望国泰民安,人民希望安居乐业,保护区希望什么呢?

  保护区的宗旨和目标,自始至终都是生态平衡。

  羚牛虽然是“秦岭四宝”之一,但它与地球上的其他动植物是平等的。人类赋予它们的称号,不应也不会改变大自然的法则。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阿奇姆·施泰纳感言:“环境一直是,且永远都是,保证人类繁荣发展的核心。”作为专职的自然保护者,我将努力保持“永远在路上”的心态和**。

  羚牛下山,是一面镜子,检验着这里的生态环境,也考验着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及人们的生态智慧。自然保护,任重道远。(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记者:曹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