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秦岭之思

2017-2-10 14:36| 发布者: dmqlw| 查看: 399| 评论: 0|原作者: 吴胜明 |来自: 中国科学报

摘要: 【我们过去讲华夏文明主要是由黄河、长江的河流文化、水文明哺育的,我们把这两条河称为母亲河。实际上,这并不完全,也不准确,应该说山脉也是文明的哺育者和源头!】 笔者近年来三进秦岭。秦岭那高大壮美、崇山 ...
       【我们过去讲华夏文明主要是由黄河、长江的河流文化、水文明哺育的,我们把这两条河称为母亲河。实际上,这并不完全,也不准确,应该说山脉也是文明的哺育者和源头!】

       笔者近年来三进秦岭。秦岭那高大壮美、崇山峻岭的自然风光,使人感动。但我想了一下,关于秦岭的资源以及人文方面的思考,却还是一个空白,涉及这方面的论述和文章也不多,但其实秦岭却是一个很有意义,又很有趣味的话题。

       说到秦岭的人文,人们首先会想到的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的《卖炭翁》一诗。诗的开头一句就是: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这南山就是秦岭之中的终南山。终南山位于今日长安县,离西安市约60多千米。

       《卖炭翁》是经典作品,我们上中学时都读过这篇课文。当时,还要求我们背诵,但极少有人把它和秦岭这座大山脉联系起来。

       在秦岭南山伐薪烧炭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向唐帝国的国都长安城内的居民,尤其是官员和皇宫供应炭,让长安城有一个暖和的冬季。

       长安在中国的北方。冬季还是寒冷的,诗中写道: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你看,城外又是雪,而且雪深达到一尺。道路都结了冰,车一过便留下了冰辙。

       长安的人们,普通的人家,晚上是睡火炕,白天是要烧炭烤火的。皇宫之内的宫殿是有火道的,相当于我们北京新建小区的地热。这种地热的室温要比暖气高很多。火道的加热是用炭。皇宫中的白天更是用讲究的火盆放炭烤火。

       长安城内冬季这种炭的消耗很大。唐代当时长安城有80万人。卖炭翁的“一车炭,千余斤”,整个一个冬季要烧掉多少炭?而唐代持续了289年,又烧掉了多少炭?这些炭来自哪里?

       答案就是终南山,是秦岭。秦岭在这里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那就是它支撑了一座城市,在冬季给予它温暖,使它能够正常的运转,使文明的发展能够持续。但你回想一下,秦岭的作用仅仅体现在冬季吗?在夏季,在一年中的每一天它都支撑着长安城,具体的就不叙述了。

       我们过去讲华夏文明主要是由黄河、长江的河流文化、水文明哺育的,我们把这两条河称为母亲河。实际上,这并不完全,也不准确,应该说山脉也是文明的哺育者和源头!为何有这种偏差呢?我认为出现在教育的方式、方法上。

       我们往往重视作品的政治性,忽略了其他理性层面。笔者的夫人是中学高级语文教师,她至今还能把《卖炭翁》背诵下来。但是,我问她,伐薪烧炭的南山在何处?她却不是太清楚。我们提倡老师给学生一杯水,自己要有一桶水。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要提高的地方。

       秦岭带给我们中国文明的哺育和发展是多方面的。再举两个方面吧:宗教和文化。

       秦岭对宗教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道教。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经常提到的道教著名人士元丹丘,即丹丘生,就住在秦岭之中,杜甫在诗中就写道:故人今居子午谷,独在阴崖结茅屋。

       故人就是元丹丘,子午谷则是秦岭中一个著名的山谷。不仅是唐代的元丹丘,宋代著名的道教人物陈抟也是在秦岭之中著名的华山修行,道教的标志阴阳八卦鱼就是他创造的。据说宋**皇帝宋太祖赵匡胤,甚至把整座华山都封给了他。

       华山同佛教也有关联。华山顶峰是由三座山峰组成,人们把其称为莲花三峰;而且直接称西峰为莲花峰,而莲花正是佛教的标志物。观音就是坐在莲花座上。

       华山和文化的关系,还是从王维说起吧。唐代大诗人王维,是中国山水诗的泰斗,他的盛年和晚年,都是在秦岭度过的。他有四首名诗,其实都是在描写秦岭终南山的风光。

       《过香积寺》中的“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这香积寺就在南山之中;《山居秋暝》中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终南别业》中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终南山》中的“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仅仅这四首诗里的八句,便生动地描绘出了秦岭的高大、绵延,它的云、它的水、它的泉、它的松、它的石、它的日、它的月。正是秦岭的精彩、南山的瑰丽,哺育了王维的诗,也哺育了多少诗人的诗!秦岭才是“活水源头”。

       如果没有秦岭,就不可能有唐帝国的奢华,也许连长安城都没有;没有秦岭,就没有了王维的诗句,没有了李白的咏叹,甚至没有了刘禹锡因诗被贬(刘禹锡就是因为写了秦岭中著名道观玄都观里的桃花而导致命运发生曲折),中国的唐诗宝库,也将因此减色不少;没有秦岭,中国的道教史或许也将改写。

       山水的人文意义正在于此。本文仅以秦岭,这座笔者比较熟悉的山脉为例。这是篇短文,对于秦岭的描述而言也仅仅是开了个头,其实秦岭每一个部分的发展都可以写出一本浩瀚专著。这些思想的深入需要科学家,特别是地学家、生物学家好好学习中国光辉灿烂的文学、哲学等人文科学,然后深入思考。(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7-02-10 第7版 作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