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秦岭“绣花人”

2016-6-26 12:40| 发布者: dmqlw| 查看: 285| 评论: 0|来自: 中工网

摘要: 虽然距自己首次为人父已经16年了,44岁的张寿福还是有向“产房”里激动张望的内心冲动——他在等待着再一个“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6月4日下午,位于秦岭深处大山腹地的罗曲隧道被凿通了。 隧道开凿,一般的标志 ...
       虽然距自己首次为人父已经16年了,44岁的张寿福还是有向“产房”里激动张望的内心冲动——他在等待着再一个“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
6月4日下午,位于秦岭深处大山腹地的罗曲隧道被凿通了。

       隧道开凿,一般的标志都是放炮;而隧道贯通的那一层“薄膜”,往往也以放炮结束。

       2013年5月3日,罗曲隧道开挖的第一声爆破声响起,“从那天起,直到2016年6月4日,整整三年又一个月零二天,也就是1128天,我们终于开凿通了这条长达9284米的隧道。”张寿福说,“平均每天掘进了8.23米。”

       在此之前的4月18日,他们也以一声巨响宣告长达13101米的福仁山隧道被贯通。中国水电十四局西成项目部承担的隧道还有两座:得利、范家咀。另外,还有三座大桥:金水河特大桥一座,酉水河和大龙河大桥各一座。

       “在秦岭打隧道架桥,是在一块雍容华贵的锦绣上拿着绣花针做活计,得非常用心,小心翼翼地顺着它的纹路走。技术、工装、经验这些纯工程施工的要素,必须和心态、感情、文化、历史交织在一起,不是单纯的隧道桥梁工程。”张寿福说。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张寿福是中国水电十四工程局西(安)成(都)高速铁路客运专线项目部经理。西成客专项目于2012年12月开始建设,是2010年以来国内大型铁路项目停建缓建以来新上的首条高速铁路,也是国内目前在建的最具山区特点的高标准铁路。

       西成客专全线长约643公里,其中陕西段有343公里,再其中,穿越秦岭山区地段线路总长135公里,隧道里程高达127公里,而十四局所开凿的30.361公里隧道占了23.9%。

       和记者接触的5天里,张寿福总会提到一个日子,“2014年3月14日”。这天,中国铁路总公司质量安全监督总站对项目部承建的工点进行了全覆盖检查,随后就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了全路通报,让工程局停标两个月。业主西成公司就此事给项目部发黄牌,并约谈工程局领导。

       从2012年12月开工15个半月以来,张寿福首次跌入情绪低谷,他甚至想撂挑子。冷静下来以后,张寿福及所带领的团队,对铁总这次检查进行了自我警醒,“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反思以后,我们决定针对铁总指出的问题,组织职工再培训学习和反思总结,进一步转变思想,搞工艺工法的精雕细琢和技术创新。”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徐有亮认为,在32公里桥隧已经曙光在望的今天,回首过去的42个月,“2014年3月14日”算项目部的一个转折点。

       某种角度说,张寿福还真要谢谢铁总的这次严厉,要感谢西成公司“严一格,紧一扣”的标准化、专业化、科学化管理。截至目前,项目部的团队已有3项技术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总局实用型专利的认证。

       做工程的人首先要有良心

       在张寿福心中,他负责西成项目的具体实施有一个把握:“咱有人,咱不怕。”

       他有的“人”,包括130名以技术人员为主的年轻团队,以及人数根据需要可大可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协作队伍。

       但形势还是相当严峻,这个项目部的人绝大多数不仅没有干过高铁,甚至互不相识,就连现在最主要的两位“正副领导”张寿福和徐有亮,在组建项目部之前也是陌路人,“十四局太大了,我们在各自的二级单位和工地,不可能认识。”徐有亮说。

       而工期只有48个月,合同额有22.3588亿元要完成。这就意味着,项目部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段内摆脱刚开始“乌合”态势所形成的不利局面,比如缺乏组织和默契,对铁路文化的适应不够。

       学习过程不仅艰苦,还付出了不少代价。由于地质勘探资料不完善,为了获得有效的地质信息,他们为此专门投入400多万元,买了一台超前地质水平钻机;因为过程把关不严,质量不达标,项目部爆破拆除了两段已经浇好的隧道二衬和桥梁墩台。“我们自己检测发现质量有点问题,觉得不需要西成公司来提醒,不合格就自己炸,重新做。”张寿福说。

       十四局公司党委书记王曙平对张寿福他们自我纠弊的做法很赞同,“隧道、桥梁工程都是良心工程。要做出良心工程,做工程的人首先要有良心。”
质量问题可终身追究

       在秦岭做工程,环保红线极其苛刻。不仅水源要保护,秦岭还有大熊猫羚牛朱鹮、黑鹤、金丝猴这些极其珍贵的动物,即使鬣羚、斑羚、野猪、黑熊、林麝、小麂、刺猬、竹鼠这类常见野生动物,也要保护。“秦岭的飞禽走兽一概不能触碰。”

       而且在这里做工程还必须关注秦岭的地理气候与历史文化交织的各种关系。从自然地理来说,秦岭和淮河一起形成了中国气候地理带的南北分界;而战国以降,秦岭都是横绝南北的自然屏障。嬴政、刘邦、项羽、韩信、萧何、张良、刘备、诸葛亮、司马懿等人以秦岭南北为舞台,表演逐鹿问鼎的剧情,其中的“道具”是“五尺道”、“木牛流马”、“栈道”之类的古代交通。

       张寿福觉得,在秦岭这么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环境修筑今天的“五尺道”,不从古人那里获得一些凝重的历史感,对这32公里的隧道桥梁就不会以虔诚心去对待。
 
       因此,他们在施工时选择了与以往水电工程施工颇为不同的方式。在福仁山隧道通过酉水河大桥连接罗曲隧道的附近,项目部用机械硬生生沿河岸推出一块平地,在上面建了一个规范的小型构件预制工厂,“工厂化的规范生产,使得工程质量得到切实的保障”。

       业主西成公司用“综合信息化管理系统平台”对施工的全过程进行监控,工件质量或者工艺质量出问题,业主可以追溯到具体的责任人,“质量验收检验,以前是技术员、技术负责人和项目负责人签字即可,施工人员不签字,若有问题,只能追溯到上述三人,现在作业工人也要签字,而且质量问题终身追究。” 三工区技术主管王会年说。

       由于这些严格管理和项目部对高铁建设的高度“自觉”,张寿福认为今天的高铁质量是可靠的。(来源:中工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