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棣花古镇:秦岭深处的文化记忆

2016-3-11 10:37| 发布者: dmqlw| 查看: 407| 评论: 0|原作者: 曹瑞 李向红|来自: 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摘要: 旁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城镇化难点问题。审议中代表们表示,“十二五”期间陕西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涌现出来的袁家村、马嵬驿、茯茶镇等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日前,省委书记赵正永与多位关心城 ...

        旁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城镇化难点问题。审议中代表们表示,“十二五”期间陕西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涌现出来的袁家村、马嵬驿、茯茶镇等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日前,省委书记赵正永与多位关心城镇化建设的人大代表一起,就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宜居小镇、美丽乡村等进行了深入交流。他指出:“我们现在光把城市作为一个经济的增长点还不行,还要作为一个非常宜居的幸福家园来建设,这样才行。‘十三五’期间,把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首先从关中开始解决,今后出了城市就是古村落、优美小镇。” 


        “梦里回到宋金边城,漫步在清风老街,这里笔架山灵秀,棠棣花儿烂漫……”“荷塘碧浪白鹭双飞,你的秀美醉了神仙……”我们被清脆的歌声吸引,原来是商於古道棣花文化旅游景区金牌导游王一依的一曲《棣花之恋》,赢得了游客齐声喝彩。3月8日,早春的季节,初暖还寒,走进商於古道棣花文化旅游景区,映入眼帘的是胶乳相融的古镇风情。尘封已久的秦、楚、唐、宋、金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大到街道、铺面、旗号、建筑……小到一砖一瓦、一块招牌、一个文字……这里既有先秦文化的温柔婉转,又有大宋汉民的含蓄内敛,更有金人游牧民族的粗犷豪迈,历史与文化、生态与自然、民风与民俗相映生辉独具风情。 


        来吧:贾平凹的清风街

        边走边远眺,可以看到远处的一座山峦像一个放毛笔的笔架,当地人把这座山叫做笔架山。山的形状是自然界造就的,但将山的形状解读为笔架,这却是人的创造,寄托着人们对文化的向往。而贾平凹家老屋的大门就正对着笔架山,难怪贾平凹成了文豪,而且能书就一笔好字画。 

        来到棣花镇的理由有无数个,而贾平凹必然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作家贾平凹在他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小说《秦腔》中写了一条清风街,小说里各种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这条街上不断上演着,展现了独特而富有魅力的风土人情,吸引着无数读者想去一探究竟,而这条街的原型棣花老街就在他的故乡棣花镇。 

        棣花古镇位于丹江旁的商洛市丹凤县,早年因盛产棣棠花而得名,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这里留下了“遥闻旅宿梦兄弟,应为邮亭名棣华”的名句。著名作家贾平凹把故乡棣花镇的风土人情和山水景色写进了小说《秦腔》里,更加让这里名声大震。这里曾是“北通秦晋,南连吴楚”的商於古道上的重要驿站,是宋金和议时的一个商贸榷场,是一个历史文化名镇,春秋、盛唐、宋金、当代等多种文化形态在此交织和融合。棣花古镇山高清明、水秀流长,素有“人文棣花、院藏秦岭”的美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里独特的地貌,美丽而多情的丹江走到这里,转了一个大弯,造就了山环水绕、山水相依的一座小盆地。山的厚重隽永和水的灵秀多情相辅相成、和谐包容,熔铸了这里淳厚的民风。 

        清风街就诞生在这个钟灵毓秀的小镇上,贾平凹的《秦腔》《高兴》等作品中,都曾经以棣花古镇发生的许多故事为背景为素材来展开情节,就如鲁迅以故乡鲁镇、沈从文以故乡湘西为写作背景一样,棣花镇在贾平凹的作品中也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对一位作家来说,故乡既养育了他,也以其浑厚与深沉滋养着他的创作,而反过来,一部优秀的作品,也让更多人认识了故事的发生地。清风街,正是因为长篇小说《秦腔》而名著四方,走在清风街上稍加留意,就能发现作品中的人物原型和文化符号,像“白雪”家、“大清堂药铺”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它们的原型来对号入座。漫步在清风街上,仿佛进入了书中的世界,可以切身实地感受到贾平凹小说中的人物故事和市井风情。青砖柱、土墙、青灰色瓦屋顶、翘檐屋脊,“吉”字形透风窗,临街的一色灰青的木质铺板门和方格窗户整齐排开,还有斑驳不一的青石铺成的街面,这里的生活依然安详,导游王一依说,夏天时候,当地人坐在街边吃饭纳凉,看着屋后荷花连片,真是再美不过棣花镇。 

        据商於古道管委会丹凤办公室副主任李瑞峰介绍,棣花古镇景区以“两街(宋金街、清风街)、一馆(平凹文学馆)、一荷塘(生态荷塘)和西部花都”为主打项目,复活了棣花古驿、魁星楼、法性寺等老景观,打造了历史、人文、生态相互交融的新景点,凸显了商於古道上的“棣花”文化。 


        听哟:商於古道上的动人故事

        棣花古镇历史悠久,在唐代时设有棣花驿,陇海铁路没有通之前,南方的丝绸、大米、瓷器等货物经长江、汉江、丹江由船舶水运至水旱码头龙驹寨,再由骡、马经商镇、棣花驿站运至商州、西安、山西、河北、北京等地,这里古称“商於古道”,是当时南北通货的唯一通道和必经之地。地理位置的特殊,使得小小的一个棣花镇成为了多种文化共存的一个大熔炉。 

        棣花驿,即是古时的驿站,相当于现在的服务区招待所。古代交通不便,出行难免舟车劳顿,这驿站就是他们暂时歇脚的一个重要停留点。“棣花”这驿名,在唐代之前写作“棣华”,据说是出自《诗经》——“常棣之花,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用灼灼盛开的棠棣花来拟喻兄弟之情。唐宪宗元和年间,有一位差官叫杨虞卿,曾在棣花驿住了一晚,因为梦到了自己的兄弟而写了一首《梦兄弟》的诗。公元820年,诗人白居易由江州回长安,下榻棣华驿听说了这件事后,题了一首《棣华驿见杨八题梦兄弟诗》:“遥闻旅宿梦兄弟,应为邮亭名棣华。名作棣华来早晚,自题诗后属杨家”。公元824年,白居易被贬为杭州刺史,再次路过棣花,下榻棣花驿,见到4年前自己和杨八的诗;于是百感交集,又写了一首《赴杭重宿棣花驿见杨八旧诗一绝》:“往恨今愁应不殊,题诗梁下又踟蹰。羡君犹梦见兄弟,我到天明睡亦无。”这间小小的驿站,曾经盛满了多少人的离愁与思念。 

        棣花文化之多元与丰富,从一条街上就可窥一斑,这条街叫宋金街。当年,宋金激烈厮杀。名将吴玠、吴璘与金人的多次激战,就曾在陕南商州一带进行。但后来,双方都打得筋疲力尽,无力继续战斗下去,只好谈判议和并划定疆界。当时,金国侵略南宋到龙驹寨后,无力继续前进,双方就以棣花街中线为边界线,并竖碑石为界碑。现在这条宋金街,街道西面一是宋人、宋物、宋式建筑,街西面却是金人、金物、金建筑。一条街分数两个朝代,两朝相隔仅一步之遥。金文化区的地砖是立铺,宋文化区的地砖是平铺。金文化区的门和窗户是竖条状,宋文化区的是网格状。走在这里,就仿佛一脚踩在宋代,一脚踏着金国,加上两旁的店铺热热闹闹地开着,恍然间真的有穿越时空之感。 

        而另一座金代建筑二郎庙,可以说是宋金文化的又一个缩影。一踏进二郎庙院子,呈现在眼前的是两种建筑风格迥异的庙宇,中间以一根石柱为界,西边是二郎庙,东边是关帝庙。在二郎庙与关帝庙中间立的这一根石柱,就是当年金、宋两国的界碑。右侧为南宋国,左侧为大金国。据记载,金国侵略南宋到龙驹寨后,遇到这里的南宋将士奋力抵抗,久战不分胜负,当朝宰相秦桧力主求和,便割商给金,金国为了立标志界,便建了棣花街二郎庙。这是陕西省现存的唯一金代建筑,它也是全国仅存的3座金代庙宇之一,堪称金代建筑艺术的活化石。 

        历史的尘埃落下,留给了棣花独特的历史背景与文化,过去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而现在,棣花已然成了陕西旅游的新亮点,展现出了多姿多彩的文化魅力。 


        看呀:棣花古镇的古韵遗风

        现在的棣花古镇风景区,分为古民居体验区、生态农业观光区、古迹保护区三大板块。按照生态优先、文化主导的原则,坚持新建筑布局与原村落的文脉相一致,建筑风格上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在保留古村落原有的街巷系统的基础上,进行民居改造和环境整治,适度还原重建古迹,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场所,充分体现陕南乡村自然、厚重、朴素的特征。 

        素有秦汉“驰道”、唐“商道”之称的商於古道文化旅游景区,2013年被列为陕西省“十大重点文化旅游景区”建设项目,“在旅游景区开发中按照‘大区域、大景区、大气魄’旅游开发理念,着眼促进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按照丰富完善陕西周秦汉唐文化、补白春秋战国历史文化、传承连接中原文化,呈现春秋历史文化与秦岭山水生态文化交相辉映的人文风情长廊定位,借助商於古道在县境内绵延100余里优势,坚持‘唯一性、至高性和市场性’原则,精心策划了集人文、历史、民俗、生态于一体的商於古道文化景区,而棣花古镇就是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丹凤县商於古道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炜说。 

        棣花镇历经千年变化,在改革开放后尤其是近年来城镇化建设步伐的不断推进,当地群众的生活也随之芝麻开花节节高,商业街上供游客休闲娱乐购物的宋金街两旁店铺鳞次栉比,销售着各色地方特产、当地美食等。景区旁的农家乐一家接着一家,随便走进一家由余秋雨题写名字的“贾家农家乐”,主人家热情地边招呼我们,边自豪地指着墙上的照片文字说:“我家上过《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据知情人介绍,这家经营有方的农家乐年收入六七十万元。 

        从每年的五月到九月棣花镇上二龙桥两岸荷塘的千亩莲花盛开,景观叹为观止,吸引着国内外游客争相前来一饱眼福,纷至沓来的“粉丝”们,一时间让棣花镇应接不暇。 

        “清风徐来,犹见商於汉唐柳;秦腔乍起,且醉棠棣宋金人。”在古镇清风街的东大门上,贾平凹如是说。(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记者 曹瑞 李向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