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守住一草一木保护一鸟一兽

2015-12-3 10:39| 发布者: dmqlw| 查看: 270| 评论: 0|来自: 西安日报

摘要: 逃离“霾”伏,沿着108国道向秦岭深处驶去,过了陈河镇,天空渐渐由灰转蓝变得清朗了。入山的车辆并不多,驱车一小时后,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下称周保局)板房子保护站的新址便在眼前。二层小楼,小院子不 ...

逃离“霾”伏,沿着108国道向秦岭深处驶去,过了陈河镇,天空渐渐由灰转蓝变得清朗了。入山的车辆并不多,驱车一小时后,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下称周保局)板房子保护站的新址便在眼前。二层小楼,小院子不大倒也收拾得干净整齐。这里已然是周至自然保护区面积最大的基地,8名队员每天从这里出发守护着秦岭。

 


板房子住着秦岭护卫从“城里娃”到“山民”模样

 

木质标本盒里陈列着色彩炫丽的蝴蝶、斑点数量不尽相同的瓢虫、外壳闪着金属漆的黑色天牛,它们被分类排放着且标识清晰,一盒叠着一盒放在保护站一楼的标本室里,置身屋内好像进了野生自然博物馆。

 

这些昆虫标本的制作人名叫张波,学习植物保护专业的他是板房子保护站里唯一的研究生。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显得书生气十足,皮肤白皙可见他来站上的时间并不长。“多数有害昆虫都可以在白天捕获到,而少量昆虫则需要提着黑光灯进行夜间诱捕。经过展翅、插针固定和分类安置,将吸浆类昆虫制成秦岭有害昆虫标本,这便是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张波说今年4-10月站上的主要工作便是林业有害生物普查。拿着扑虫网行走在昆虫最为活跃的季节,沉醉其间,将收集好的昆虫逐一制作成标本,对比往年数据,对比以往研究材料,撰写成果报告,从而科学防控林业有害生物,高效开展林业植物检疫工作,这是护林队员们林间生活的一部分。

 

在城里人或者文学家看来,这样的生活似乎很有诗意。但对研究员张波来讲,却是繁琐而又辛苦的事情,他喜欢秦岭,并认真地处理着每一件与保护大秦岭有关的事。“城里娃来站上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想几个月,磨炼几个月,留下的就是秦岭护卫。”板房子站站长高永进笑着说,虽然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可如今张波已经能准确辨别秦岭箭竹、龙头竹、巴山木竹的不同,以及不同动物的粪便和行走痕迹,秦岭的“外行”用了三年时间“入道了”。

 

皮肤黝黑,笑声爽朗,行动干脆利落。在23年“山龄”的磨炼下,周保局里最早的大学生也有了“山民”模样。1992年,郭斌和其他五名大学毕业生进入秦岭,开始了他尊重自然、保护自然、修复自然的梦想旅程。二十多年,从条件艰苦只能依靠纸笔记录,到现在gps、便携式电脑高科技全副武装,保护区里任何“新鲜事”都少不了他。

 

九十年代中期,第一个国际项目gef全球环境基金走进秦岭。先进的测量手段与监测方法摆在了巡护员的面前,要学习国外最新技术的同时又要与保护区的实际相结合,他穿越太平河、下三十担银梁、入黑圪垯、走烂泥糊、上草垭子,凡是板房子站最艰险的地方都有“郭大侠”的身影。

 

“兽道”上的红外线监测相机金钱豹现身呈现秦岭完整食物链

 

这几日,是今年第三次收取红外线相机监测数据的时间。巡护员**上午出发,计划取回距离站上最近的红外监测相机,但竟然不慎摔倒滑进了河里,全身浸湿只好回了站上。因此,张波与另一名队员景建飞合计着再次出发取相机。

 

11月底的秦岭主梁,寒流风雪过后,草木萧瑟,显得十分清冷。张波与景建飞相伴走在前面,步履矫健,爬了一个树坎,便将记者甩下了数十米远。“体力好,也都是练出来的。”三年前,作为站上的第一个研究生,张波体力也是弱的。

 

除了日常巡护,每个月队员们都要进行2次线路巡护,在保护区内东线至太平河,西线到东河进行步行巡护,一趟下来多则6-7天,少则3-4天。“每天少说走个40公里,身体咋能不好。”张波酷爱走路,眼见大山壮丽,耳听清风拂过,看遍山中百态,沉静心中万物。迷彩服、降龙木手杖、压缩饼干、解放鞋、铝水壶,双肩背负塞满野外用品重量超过20公斤的行囊,日积月累,便练就了队员们强壮的体魄。

 

板房子区域设有28部红外线监测相机,它们被分别安装在了重要的“兽道”之上,用于捕捉往来珍稀动物的身影。站长高永进向记者指着山上那些隐约可见的“道”:“红外线监测相机的布点有讲究,通常是野兽经常行走的路。”选点要进行集体讨论,周保局邀请了动物保护专家参与,队员们也根据自己的巡护经验各抒己见,根据周边环境和动物粪便判定选点,惊喜,只待回收播放的那一刻。

 

第一次收取红外线监测相机,拖着疲惫的身躯啃着干粮烤着火,焦急不安,满心期待。2012年冬夜,队员们回到营地查看成果,一张接一张看,在小小的数码相机屏幕上:隔三岔五经过边走边打架的羚牛;摇摇晃晃行走在雪地里的熊猫侧影;五只小野猪憨态可掬排队行走,在雪地里拱出一串儿雪坑……“该放第三张了,要是能拍到金钱豹就好了。秦岭生态食物链中最顶级的动物莫过于华南虎和金钱豹了!”说起当时观看的情景,郭斌脸上笑开了花,仿佛时间又回到那激动人心的时刻:“毛色只能用靓丽形容,红红的毛发上镶嵌着铜钱状黑色的斑纹,尾巴向上卷起。”记者看到了豹子图,确如郭斌所言,神态安然,阔步向前。

 

一张“千年等一回”的金钱豹相片,向世人说明:通过多年保护与修复,秦岭野生动物食物链趋于完整。

 

在科技的武装下研究人员了解到更多的一手资料。记者了解到,2013-2015年,三年间在周至自然保护区内监测到珍稀野生动物的频次高达3373次,频次最多的动物依次是金丝猴、红腹锦鸡、野猪,频次最少的分别是黄鼬、黑熊和金钱豹。与前些年巡护过程中的偶遇和“错过”相比,队员们看到了更真实的保护成果。三年前,监测数字仅刚刚过百。


 追逐生态保护梦想

 

“上大学时,老师说学习林业,献身林业。曾经觉得只是个口号。在深山老林中,在保护站上,在工作中才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张波觉得眼前这些琐碎的小事也变得伟大了,“我们继续着前辈们的生态保护梦,承担着保护以金丝猴为主的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森林生态系统完整性、保护黑河水资源涵养地及其自然景观的职责,这里有我的梦,守住一草一木,保护一鸟一兽。”

 

保护站的队员们把常规巡护和稽查巡护相结合,有针对性地开展森林防火工作,同时注重对保护区内居民的宣传教育,逐年提高区内居民保护意识,为一类野生动植物普查、有害生物普查、独叶草普查、秦岭梁108国道废弃段大熊猫等伴生物监测等项目监测写下了满意的答卷。不断丰富的物种多样性,逐渐完整的食物链说明了保护秦岭的阶段性成果。

 

“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国具有全球意义的40个a级保护区之一,这里野生动植物物种相当丰富,堪称一个巨大生物资源‘博物馆’,有大熊猫、金丝猴、羚牛、金钱豹、林麝、独叶草、红豆杉等国家一级保护动植物,最令人自豪的是这里是大熊猫分布的最东线,是金丝猴分布最北的区域,种群密度和数量都居于所有分布区之首;同时,黑河每年向西安供水量的38%来自周至自然保护区。”周保局副局长司开创向记者介绍保护区时如数家珍,满心自豪与喜悦。

 

他们以青山为家,以茂林为友,以动植物丰富为荣。他们拥有梦想,梦想着有中国中央公园之称的大秦岭,物种多样、食物链完整;梦想着作为国家南北分水岭的大秦岭,植物丰富,森林生态系统完整。这梦,正在走进现实,关照着生生不息的大秦岭,关照着子子孙孙,进而关照着生态文明的中国梦。(来源:西安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