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保铁路安全的秦岭隧道清圬人

2016-2-2 17:14| 发布者: dmqlw| 查看: 487| 评论: 0|来自: 西部网

摘要: 春运伊始,宝成线列车对数增加,秦岭桥路工区的生产任务加重,一大早,工区就组织职工踩着霜冻向工地走去 说起道路排水设施,注意观察的人们都了解,道路排水系统一般都修建于道路的两侧,这样既直观,又便于维修 ...

春运伊始,宝成线列车对数增加,秦岭桥路工区的生产任务加重,一大早,工区就组织职工踩着霜冻向工地走去
 
        说起道路排水设施,注意观察的人们都了解,道路排水系统一般都修建于道路的两侧,这样既直观,又便于维修保养和清理,随时保证排水沟作用的发挥。铁路也一样,无论是山区还是平原,普速还是高铁,线路都设置有排水设施,且大多数都是按照普遍规律修建,尤其是山区铁路,排水设备的畅通尤为重要。


迎面来了趟列车,大家列队迎送列车平安通过 

        而修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宝成铁路,由于修建时技术的限制,位于宝成线最高海拔、长2363.6公里的秦岭隧道的排水系统修建在线路中心的道床下,因为秦岭山脉水系发达,渗漏水病害严重,加之机车在高坡区段为增加摩擦力而撒下的沙子全部掉落在道床上,渗漏到水沟内,长期以来,如果水沟污物不能及时清理,极易造成水沟堵塞,水位上升,造成道床翻浆冒泥、道床板结等病害,影响高坡线路稳定。


秦岭隧道南口,宝成线最高海拔就在此处,1409.980米

        而这条隐藏于道床下的排水沟,因为设计位置特殊,如果要清理其中的淤积物,就必须先清理开道床上厚厚的道砟,再掀开水沟上的盖板,如果说道床中心间距窄小,而枕木间距则更是狭小,要清理深约50公分的水沟,作业人员就必须躺在道床中心的枕木上,把胳膊伸进两根枕木的水沟内,用勺子类的工具将沟底泛着各种污浊颜色、气味怪异的淤积物一勺勺挖出来,用筐子或者铁桶装了运送到隧道外倒掉,清理作业虽然简单,但是耗费人力、体力,尤其是作业人员必须长时间躺在冰冷的道床上,还必须忍受污浊物的各种气味,让一代代维修和保养这座隧道的宝成铁路人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宝鸡工务段秦岭桥路工区工长,守护和保养秦岭隧道34年、被大伙外号称作“老黑”的张世江就是其中的一员。

        宝成线由于当初建造条件限制,隧道内的排水沟部分建在道床中心,道床上的粉尘、地下渗漏水和机车为了增加轮轨摩擦力而撒下的沙子,很容易造成水沟排水不畅,隧道排水沟每年都要清理一遍,不然很容易造成道床板结、翻浆冒泥等病害


秦岭桥路工区工长张世江组织职工很快挖开道床
 
        秦岭隧道是宝成铁路的重点设备,2012年以前,这个隧道的南北两端都设置有武警常年驻守,秦岭桥路、线路工区分别担负着隧道设施和隧内线路的养护维修重任。隧道内原本限界窄小,照明条件差,以前作业人员使用的都是电石灯照明,一次作业下来,张世江说,除了嘴里的牙齿和眼珠子是白色的,全身上下除了黑色再找不出别的颜色,从那时起,大家都叫他“老黑”,他也不见怪,他知道自己确实“黑”。

 
隧道中心沟很深,有很多污物和渗水,气味难闻

        现在单位给他们配上了充电灯,而且还可以戴在头上,方便、明亮无污染,但是他们一次作业下来还是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因为隧道排水沟内的污物经过长时间累积和发酵后确实太黑太脏,加之作业时作业人员必须躺在枕木上,这样全身上下不脏不黑才怪。就这样,从参加工作至今他坚守秦岭34年,为秦岭隧道排水沟清淤32年,从曾经高大白皙的青年俊才到如今沉稳黝黑的中年汉子,问起他34年里在宝成高坡区段到底流过多少汗、吃过怎样的苦,他挠挠头笑笑说:“真没有仔细想过,我只是在脚踏实地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水沟比较深得地方,张世江必须趴在道床上,为了清理干净,还要伸长胳膊


隧道中心排水沟只有宝成线的部分隧道中有,所以,单位没有配备专门的清理工具,为了方便清污工作,张世江经过多年摸索,发明制作了很多清污工具,看起来并不美观,但是绝对好使


由于水沟位于道床中心,限界窄小,清污工作难度大,在秦岭桥路工区工作32年的张世江每年都是担任清污工作的主人公,理由是自己业务娴熟,身体倍儿棒。


正在作业时,一趟列车呼啸着卷着风尘驶入隧道,大家暂时停止作业,躲避列车。


列车刚刚驶出隧道,张世江就又开始作业


隧道内作业热火朝天,隧道外却早已大雪纷飞


作业结束时,已是夕阳西下(来源:西部网   通讯员 杨晓文 王伟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