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揭秘狗舍78平米秦岭别墅:房顶用橡木,酒窖藏满茅台五粮液

2018-11-15 16:40| 发布者: qinling| 查看: 238| 评论: 0|原作者: 戴丽丽|李逸博

摘要:   9月29日,多辆大型挖掘机、降尘车等开进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三组。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和洒水喷雾设备的降尘,这座2005年年底动工,2008年8月建成,存在了10年之久的别墅走到了尽头。  这是一处具有园林特色 ...
  9月29日,多辆大型挖掘机、降尘车等开进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三组。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和洒水喷雾设备的降尘,这座2005年年底动工,2008年8月建成,存在了10年之久的别墅走到了尽头。

  这是一处具有园林特色的中式仿古别墅。其往日的气派让人瞠目:圈占基本农田14.11亩、鱼塘两处逾1000平方米、狗舍面积达78.03平方米,陕西省文物部门鉴定出现代工艺品26件、文物211件。有网友感慨:“我们家的房子,还没陈路别墅里的狗舍大。” 

  陈路别墅之所以引起关注,不仅在于其装饰奢华,还在于相关责任人一路巧立名目,层层闯关,绕开国土部门,相关政府部门涉嫌监督不力。
  在此次陈路别墅整治工作中,西安市委、市政府表示:要一把尺子量到底,不管涉及到谁,将坚决依法依规,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1、巧立名目

  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村,坐落在秦岭脚下,属于秦岭北麓适度开发区。该村自然景色秀美,南侧倚靠以隐居修仙而闻名的终南山一脉。该村离西安市区有1个多小时车程。

  2005年,一位叫支亮的25岁年轻人,闯进蔡家坡村人的视野。与他经常搭伴而来的,还有一位自称“王军”的人,两人同龄,是大学同学。

  支亮称看上了蔡家坡三组的一块地,想和村里签协议租下来,做一个苗圃绿化项目。

  记者从蔡家坡村一位村干部提供的土地租赁合同中看到,合同的甲方是蔡家坡村三组,乙方是支亮。合同签订的时间是2005年8月5日。

  代表甲方签字的是蔡家坡三组时任组长王兴,还有蔡家坡村党支部书记韩卷利以及三组村民代表等共七人。

  合同称,“经甲乙双方友好协商,甲方同意将集体土地租赁给乙方,主要作为种植、培育基地。”

  合同显示,该地块面积为15亩,乙方租赁甲方土地用作园林绿化、盆景、栽培或其他经营活动(无污染、无噪音)。租赁期为70年,从2005年9月1日到2075年9月1日。租赁费用每10年为一个周期,第一个周期为6万元,以后每个周期递增1.5万元,总租赁费用73.5万。

  合同还规定,甲方应保证乙方在土地租赁期间的正常建设,经营活动不受村民干扰、干涉和破坏,如发生村民干扰正常经营建设、经营活动的**时,甲方应主动出面调解、平息**。乙方如需改变该土地的地形、地貌,需经甲方同意。

  蔡家坡一位村干部称,蔡家坡三组有村民200多人。2005年签订合同后,支亮把第一个周期的租赁费6万元给了村组,每位村民分了200多元。2015年,支亮把第二个周期的7.5万元也给了。“这些钱现在还没分,钱还在村里的账上搁着。”

  2005年年底,该项目开工建设。村民们很快发现,合同中所说的苗圃不过是个幌子,实际上建的是一栋别墅。

  多位参与该别墅施工的人告诉记者,陈路别墅的主体部分由一位姓关的包工头承建,他是鄠邑区庞光镇杨家堡村人,建别墅的相关费用,名义上由支亮承担。

  在别墅建设过程中,蔡家坡村很多村民在里面做过零工,他们目睹了其中的奢华与排场。

  在别墅建设过程中,不时有名贵树木、文物被运来。其中运来的一棵国槐,经专家鉴定已经有500多年树龄。院内有三棵皂角树,直径最长的有一米多,最短的也有六七十厘米,三棵树估值超过20万元。

  一位参与内部装修的村干部告诉记者,别墅主人还从西藏空运来五只藏獒幼崽。“由于藏獒太小,同时从西藏空运来羊肉喂藏獒。等藏獒长大点适应水土后,再在本地买肉当狗食。”

  2008年8月,经过近三年的施工和装修,别墅施工完毕,共建成砖混建筑1栋1层,另有鱼塘2处,狗舍1处,其他建筑3处,是一处具有园林特色的中式仿古别墅。

  别墅内放着一尊2米多高的黄花梨达摩像,大厅墙上挂着范增的巨幅八骏图。院内还有大量磨盘、石鼓、拴马桩、古代石狮等。别墅正门悬挂着写有“望重成均”四字的红匾。



  2、非法占地

  蔡家坡多位村民称,陈路别墅占用的土地是他们的基本农田。当地国土部门的测绘,印证了村民们的说法。

  《陕西日报》报道称,从初步调查情况看,这是一起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严重侵占农用耕地的违法行为。2018年9月初,经国土资源部门现场测绘,这宗土地占地9409.05平方米(合14.11亩),建筑物及附属设施占地3604.27平方米(合5.4亩)。“经过与鄠邑区石井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1997-2010)对照,显示‘超级别墅’所占地全部为基本农田,越过了红线。”

  另外,该地块还没有国土部门等审批手续,属于非法占用农用地。10月15日的《西安日报》称,租赁土地后,未经土地部门批准,非法占地进行建设,先后建筑了砖混结构房屋、鱼塘、道路等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该建筑未办理和取得相关手续,属非法占地。

  既然这座“超级别墅”占地全部为基本农田,为何村里还要违法签订70年合同?当时在合同上签字的蔡家坡三组时任组长王兴告诉记者,他(支亮)办了手续,当时说是做绿化的项目,签字是经村民开会讨论后决定的。

  蔡家坡村支部书记韩卷利也在合同上签了字。记者多次拨打韩的电话,截止本文发稿时,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蔡家坡三组一位村干部称,村里耕地本来就少,人均不到一亩地,所以该项目占用耕地一事,很多村民持反对意见,有些村民不同意村里签合同。

  除了村里涉嫌违法与支亮签订租赁合同以外,从相关法律条文看,乡镇一级政府也涉嫌失察。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应当事先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的,应当对承包方的资信情况和经营能力进行审查后,再签订承包合同。

  8月初,《新京报》旗下视频栏目《我们》曾去蔡家坡录过节目,石井镇党政办主任宋世峰出镜说:“他给我们报的是一个绿化苗圃的项目。与我们签订合同的法人是支亮。我们只知道这个,是这个人在这儿建的。8月6日,我们同市上第二督查组已经到现场去核查了。”

  10月22日,记者联系到石井镇党委书记刘全周。他拒绝了采访,称上级部门已经发了相关通知,“我们不敢乱讲。”


  3、神秘的“主人”

  支亮进入蔡家坡村后不久,关于其“有背景”的传闻就开始曼延。

  一位曾参与别墅装修的村民告诉记者,最早是支亮无意间泄露了王军的真实身份。这位村民说,为了和当地搞好关系,支亮会请施工的人吃饭。有一次喝酒时,支亮说王军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的真名是陈路,是西安市一位领导的公子。

  《财经》杂志曾报道称,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新京报》则援引该村一位村干部的话称,别墅的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该村干部多次跟支亮在别墅里喝酒唱歌,见过这名党政要员三次,“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记者从多个信息源获悉,陈路与支亮同龄,均生于1980年,二人是大学同学。

  蔡家坡三组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陈路当时来村里跟蔡家坡三组组长王兴谈事情,支亮会伴随在他身边,“根本插不上嘴”。

  支亮2005年与村里签合同时,他个人名下没有公司,由他担任法人的秦悦商贸公司是以后成立的。记者查阅工商信息显示,陕西秦悦贸易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06年4月17日,注册资金为200万人民币,股东为支亮、兴斌两个自然人,两人各认缴100万元,分别持股50%。法定代表人支亮兼任执行董事,兴斌任监事。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苗木、花卉、草坪的种植销售养护等。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处于“吊销,未注销”状态,详细信息已无法查阅。

  虽然土地租赁合同是由支亮出面签的,但陈路是别墅主人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栋别墅在蔡家坡也被村民称为“陈家大院”。

  西安当地官媒对该别墅的称呼也悄然发生改变。此前,《西安日报》等当地官方媒体将该别墅称为“支亮超大违建别墅”,后来改称“陈路超大违建别墅”。

  一位接近西安党政系统的知情者告诉记者,蔡家坡的这块土地能拿下来,与陈路之父在幕后的运作有重要关系。这位知情者称,陈路之父的一位秘书与当地镇党委一位主要领导有私交,这位领导找到蔡家坡村的主要负责人,促成了此事。

  多位知情者称,陈路之父特别看重风水,该别墅选址时,他还专门从西安请来了风水大师。

  多位在该别墅施工的工人称,曾在别墅施工时亲眼见过陈路的父亲。

  在违建别墅问题上,鄠邑区、西安市和陕西省都有过非常“狠”的表态。西安市鄠邑区委书记范九利称:“对违建别墅无论涉及谁,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我们都要进行彻底清查,彻底整治。”

  西安市委、市政府表态称:“不管是什么权力背景、金钱背景,还是其他的什么特别背景,都要依法拆除、严肃查处;对发现的违法违纪问题,侵害群众利益的、搞特权的,不管涉及谁,都将坚决依法依规,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表示,“无论是谁,无论职务多高、权力多大,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非公职人员,无论是在岗还是调离、转岗、退休,只要存在违法违纪问题,都必须严肃查处、严肃问责,绝不迁就,绝不姑息。”

  目前,西安市纪委调查组正对陈路别墅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对其中涉及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有关人员,已采取留置措施。

  4、拆除复耕

  陈路别墅进入大众视野,与一篇网文关系密切。

  8月6日,自媒体公号“秦记壹号”发文《探寻秦岭山下权贵们的超级别墅》,该文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曝光了陈路别墅。

  《西安日报》称,8月6日,网络曝光了蔡家坡村“超级别墅”后,引发舆论广泛猜测、讨论。“如果任由这样的违建别墅存在,必将对党委政府的公信力产生极大的影响。”

  对此线索,中央工作组、省委、省纪委和市委高度重视,8月8日,西安市纪委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全面审查调查。

  多位村民称,网络曝光此别墅后不久,别墅业主预感大事不妙,曾想赶在政府拆除前,悄悄转移里面的东西。

  8月9日凌晨2点左右,蔡家坡三组有村民发现,一支将近20人的施工队,开着挖掘机、拉土车等赶往陈路别墅。村民发现后给三组组长王敏打电话。

  王敏告诉记者,他赶到现场时,发现这些人正在别墅搬东西,疑似想腾空别墅,还想推倒一些东西。“石柱子、汉白玉、石狮子等当时已经装车了。”

  王敏说,这些人中带头者是支亮的弟弟支明。他赶到的时候,房顶已经被挖掘机拆掉了。

  王敏质问他们要干什么。支明说已经给蔡家坡村支书韩卷利打过电话了,“他同意我过来收拾一下。”

  王敏说这个别墅占用蔡家坡三组的农田,不能推倒后一跑了之,给村里留下烂摊子。“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报警了。”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施工队停止了作业。

  50多天后,9月29日下午3时许,大型挖掘机、降尘车等器械开进蔡家坡村,这座存在了十年之久的超级违建别墅,走到了尽头。

  负责拆除的施工人员王飞称,这个别墅房屋的结构强度非常大。“用了三台大型机械,一共拆了五个小时,才把地平以上拆完。”

  10月14日,陈路别墅周边围墙被彻底拆除。

  10月15日,西安电视台《每日聚焦》披露了该别墅更多细节:总圈墙面积9280.53平方米;建成砖混建筑1栋1层,面积517.29平方米;鱼塘两处,面积1098.68平方米;狗舍一处,面积78.03平方米;其他建筑3处,面积113.58平方米;通往各处道路及道路硬化1417.72平方米。

  同时,鄠邑区在陈路别墅排查过程中发现,该别墅院内道路、草坪、水池边,分布着石刻、石雕、石碑、拴马桩、石鼓等物件,疑似文物。

  鄠邑区文管所所长王亚周在电视画面上,指着一对石羊说,“这属于三级文物。”

  最终,陕西省文物部门鉴定出现代工艺品26件、文物211件,其中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三级文物3件,一般文物178件。

  鄠邑区文体广电局文化文物科科长王占奇介绍说,目前正在对别墅区的石磨等民俗石刻物品进行清点、编号、吊运,并由区文管所登记没收保存。

  《西安日报》报道称,别墅院内的磨盘、石狮等石雕,大部分由支亮在韩城市、合阳县、蒲城县购买,费用由支亮支付。除此之外,院内小鱼塘边有一尊汉白玉观音雕塑,是由陈路介绍支亮从河北一个卖家手中购得,费用由支亮支付。

  目前,石井镇责令蔡家坡村及相关村民小组与支亮解除土地租赁合同,对园林植被予以没收,连同土地一起退还集体。

  10月22日,记者记者再次来到蔡家坡村,发现该别墅范围内种植的桂花树、皂角树等名贵树木依然还在,别墅主体建筑的旧址上已种植了200余棵白皮松,多台车辆正在运土作业。施工人员称,他们正在填埋别墅内的鱼塘。

  延伸阅读一:
 “秦岭别墅”通报来了!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11月12日,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干杰主持召开部党组(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办公厅《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听取关于应对气候变化工作情况的汇报。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人民网”(ID:people_rmw),原文首发于2018年11月14日,标题为《“秦岭别墅”通报来了!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会议指出,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针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彰显了以习习习习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坚定决心和坚强意志。《通报》将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作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典型案例,重视程度高、追责力度大、震慑效果强、影响范围广,对生态环境系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具有历史性、标志性意义。

  会议强调,要深刻学习领会《通报》精神,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强化“四个意识”,切实做到“两个坚决维护”,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始终牢记“把纪律严起来、把规矩立起来”的政治要求,在思想上行动上同以习习习习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折不扣地落实好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坚决扛起生态环境保护的政治责任。

  把贯彻落实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精神作为做到“两个坚决维护”、践行“三个表率”、建设模范机关的具体行动,作为贯彻落实习习习习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举措。对落实不力的,要移交有关部门,让不守政治纪律者付出代价。

  要督促和支持陕西省、西安市抓好违建别墅问题整改工作,坚持不懈加大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力度,加快恢复良好生态,同时切实改进和加强全国生态保护红线、自然保护区管理等工作,及时查处违法违规问题。

  要举一反三,以钉钉子精神抓好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的贯彻落实,切实把总书记批办事项抓在手上、扛在肩上、落到实处。就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有关生态环境问题的重要批示指示贯彻落实情况开展“回头看”,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自查自纠,真正做到把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立起来、严起来、执行到位。

  要深入聚焦突出问题,勇于担当,敢于碰硬,切实解决好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生态环境保护和长远发展的突出问题。

  会议指出,气候变化是影响全局和长远的重要问题。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应对气候变化和减排职能划转至生态环境部,是党中央立足新时代增强应对气候变化与环境污染防治协同性、增强生态环境保护整体性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和重大体制机制安排,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做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信任和支持。

  会议强调,要树牢“四个意识”,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决策部署上来,更好发挥低碳发展对经济转型的引领作用、对生态文明建设的促进作用、对环境污染治理的协同作用。要强化和优化应对气候变化体制机制建设,做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的支撑工作,调动各部门和地方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积极性。加强气候变化工作与现有生态环保体制机制的统筹融合,强化业务沟通交流以及技术和人员支撑。要谋划好下一步应对气候变化工作,高度重视并持续做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进程有关工作,积极谋划应对气候变化中长期目标任务,落实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任务,加快推进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做好应对气候变化的内外宣传工作。

  延伸阅读二:中办通报秦岭违建别墅问题|秦岭山下的别墅里住着谁?

  秦岭内到底建了多少别墅?别墅的主人又是谁?这些问题将如何处理?

  文| 泠泠

  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入驻的10个省份,无疑各有各的督察重点。对于陕西来说,秦岭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一个热词。而这种热度,似乎从今年7月30日开始,就没有消退过。

  彼时,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召开。会场阵容空前,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动员,省长刘国中主持,来开会的几乎囊括了所有三秦大员。此后的三个多月来,秦岭拆违的轰鸣声不绝于耳,与违建别墅同期“倒下”的还有数名政府要员。到11月9日,徐令义再到陕西,参加陕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的专题民主生活会时,有些人的名字已被悄然取下,而他们,分明三个月前的动员部署大会上还赫然在列。


  图为11月7日,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深入西安市长安区检查调研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

  1、总书记对此事作了六次批示

  动员部署大会伊始,媒体就敏锐地发现,上一次中央层面针对类似问题派出督查组还是2017年2月12日至3月3日,对祁连山生态破坏问题开展专项督查。在徐令义的讲话中,也有一句话似曾相识:“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问题反映的是贯彻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不坚决、不扎实、不到位的严重问题。”

  从陕西省委召开的常委会会议上可以获知,“近年来,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先后6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大家深感惭愧和自责。”

  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针对秦岭这一个问题就作出6次批示指示,实属罕见,足见他对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高度重视。

  就在昨天,生态环境部召开部党组(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办公厅《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会议指出,“《通报》将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作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典型案例,重视程度高、追责力度大、震慑效果强、影响范围广,对生态环境系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具有历史性、标志性意义。”


  图为秦岭北麓商业别墅开发完成后被破坏的山体,黄土裸露。

  2、钱引安是谁?别墅违建从何时一发不可收拾?

  记者发现,早在2014年,一份“秦岭北麓违建上百套别墅,山体破坏,污水横流”的材料就惊动了中南海。从那一年的3月到10月,多家媒体聚焦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集中暴发的舆情引来了中央领导的批示。据披露,秦岭北麓违法建筑始于2003年,别墅建设者对山体肆意破坏,生活污水随意排放,有的甚至把山坡人为削平,随意圈占林地,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十分严重。

  那么,2003年发生了什么?有两件事值得关注。

  年初,西安市长安区迎来新任区委书记——钱引安,而这里在后来正是发生违规别墅问题的重灾区。钱引安上任后就提出了“新长安战略”策划方案,其中“秦岭北麓经济板块”是重要规划之一:“以秦岭北麓资源保护为重点,以环山公路为轴线,加大东大、滦镇、子午、太乙等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建成沿山果林带和生态观光农业示范基地以及多个现代农庄。”借助这股风,多个“农家乐旅游”项目在长安立项,随即又摇身一变成了地产项目。仔细分析不难发现,钱引安主政长安的时间与秦岭别墅拔地而起的时间“不谋而合”。


  图为秦岭下已建成的别墅。

  此后的钱引安一路升任宝鸡市市长、市委书记,直至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11月1日,就在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陕西开展“回头看”的前两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钱引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03年的另一件事是陕西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开展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而在2004年10月,《关于秦岭北麓第二批开发建设项目审批处理意见》出台,虽然重申上文,但又增加了一条:“环山路以南的项目在对秦岭北麓区域实施保护的前提条件下,可适度地建设以旅游为内容的生态项目。坚决不允许建设别墅、商品住宅及进行营销的房地产开发类项目,所有未开工建设的项目必须变更为旅游服务类项目。”

  有了这个“适度”“旅游服务”“变更”的口子,秦岭北麓违建别墅在2005年达到了近乎“疯狂”的状态。

  到了2007年,《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通过并于次年实施。这个被誉为我国首个为一座山脉而作的地方立法明确规定,海拔2600米以上的秦岭中高山为禁止开发区;1500米以上至2600米之间的秦岭中山为限制开发区;1500米以下为适度开发区,减少各类开发建设和生产活动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秦岭大部分区域都在海拔1500米以下,也就是说,大量违建别墅、矿山企业均处在适度开发区的范围内。这些项目算不算“适度”?“减少负面影响”如何衡量?在仅以海拔划分的保护范围内,究竟限制哪些产业开发,适度开发哪些产业,开发到什么程度,显然难从《条例》中找到答案。这些政策法规中的模糊地带,被逐利违法和权力寻租钻了空子,使房地产开发商得以穿上“生态”“文化”“旅游”的马甲大搞商业别墅,以至于政府10多年来反复重申“禁墅令”,违建别墅却屡禁不绝、愈演愈烈。



  秦岭的生态破坏问题也引起了中央环保督察组的重视。去年陕西省公开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提到,“陕西省于2008年就出台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但总体保护规划至今尚未出台,有关部门未按要求编制专项保护规划,有关地市未按要求划定生态环境保护范围和适度开发区建设控制地带”,并承诺“2017年底前出台《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2018年底前出台各专项规划。”

  3、293栋!到底有多少拆不掉的“钉子户”?

  截至10月28日,长安区公布共拆除违建729宗、79.5万平方米,累计拆除违建别墅293栋371套、18.29万平方米,云中漫步等11个别墅项目已完成复绿工程。
  实际上,在这片土地上,挖掘机的轰鸣声并不是第一次响起。按照陕西省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局的介绍,早在2014年的那次批示后,西安就对长安区沣峪石峡沟村、祥峪村等地清查出的202栋违建别墅进行了拆除,并“通过土地复垦、栽植树木等方式,尽快恢复周边生态环境”。当时还针对政府人员权钱交易,监管部门失职渎职、履职不力、不作为等问题,对341人进行了责任追究。


  然而从房地产交易网站上公开的楼盘信息可知,此次被拆除的违建项目不少就位于沣峪口,位于长安区,有的开工时间甚至在2014年的那次大拆和问责之后。这293栋别墅究竟哪些是上次没拆完的?哪些是重新又建的?目前不得而知。


  诚如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指出的,有的违规在建项目,是近三四年开始的,在建工程投资上千万,来往于此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不在少数,但没有人去问个究竟,有的人没有给中央工作组、陕西省委提供客观真实的信息。

  比如在近期被拆除的违建别墅中,除了“西安院子”“高山流水”等商业地产项目,一栋非法占地14.11亩、存在了十年之久的个人违建项目亦引发了较多关注。从9月底开始,这栋拥有名木古树、文物古玩的别墅曾多次被西安本地媒体及官方信息发布平台以“支亮超大违建别墅”的名称进行报道。但到了10月中旬,多家媒体将称呼改为了“陈路超大违建别墅”。据报道,改口的原因是发现这座占地全部为基本农田的“超级别墅”虽然是2005年由支亮以盆景栽植、园林绿化为名,与当地村民小组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但实际业主为陈路,而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


  违建别墅在前台,行贿受贿在后场,管党治党不严是“根本”。秦岭山脉伤痕累累的背后,“有的领导与老板结成政商关系圈;有的民企老板,上下打点,金钱开路,疏通关系;有的干部拿钱办事,违规审批,公权私用,贪污受贿。”徐令义强调。

  4、背后还有谁?监督执纪问责已启动

  秦岭是我国南北方气候分界线和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然而,近年来,其生态环境持续遭到破坏,甚至在中央领导做出一系列重要批示后,陕西省、西安市党委政府依然没让干部感到压力、没让开发商受到震动,没有调查研究清楚,也没有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主要责任人进行严肃追究。一些人、一些团体对秦岭的破坏,不仅事关绿水青山,更关系从严治党,必然引发中央的高度关注。

  早在2015年2月,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陕西视察时就关心着秦岭,强调在保护生态环境上不能手软,不能产生“破窗效应”。2016年3月,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期间听取青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一定要生态保护优先,扎扎实实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次日,新华社以《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批示关注的几桩破坏生态环境**整治得咋样?》为题发文,又提到了秦岭违建别墅。今年4月,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专门批示时再次强调,秦岭是我国重要生态安全屏障之一。最近习习习习习近平总书记作出第六次批示,指出秦岭北麓违建别墅、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整而未治、禁而不绝”。

  这一次,除了钱引安,还有履新不满六个月的长安区委书记王强被换,此前两三年,他一直担任长安区区长。11月5日上午民建西安市委召开的会议透露出,中央决定对上官吉庆、程群力给予处分。这两个副部级官员分别是西安市市长、市政协原主席,他们与钱引安工作上的交集分别在宝鸡和西安。这一点与媒体曝光的“包括西安、宝鸡在内,陕西多地均不同程度涉及秦岭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如违法采矿、采伐毁林等”吻合。目前,上官吉庆已辞去西安市市长职务。11月6日,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西安市国土资源局长安分局原局长卫旭峰作出逮捕决定,这个曾掌管长安土地的人,正是钱引安的老部下。

  面对种种问题,胡和平表示,“无论是谁,无论职务多高、权力多大,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非公职人员,无论是在岗还是调离、转岗、退休,只要存在违法违纪问题,都必须严肃查处、严肃问责,绝不迁就,绝不姑息。”

  这一表态令老百姓拍手称快,也使大家拭目以待。在持续数年的拆了建、建了拆的迷雾和乱象里,公众期望得到最终答案:秦岭北麓到底有多少违规别墅?别墅的主人又是谁?是什么人的别墅“固若金汤”,竟然屹立不倒、数次拆不掉?是什么人敢在执法风暴过后再次大兴土木、破坏生态?又是谁“睁一眼闭一眼”甚至为他们充当了“保护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