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讲好抗战故事,高扬民族精神 ——评巴陇锋长篇小说《云横秦岭》

2016-1-19 22:30| 发布者: dmqlw| 查看: 466| 评论: 0|原作者: 张文诺|来自: 商洛学院 文传学院

摘要: 近年来,抗日战争题材因其本身的丰富性、复杂性与传奇性,成为文学关注的焦点。成功的抗战小说应该从独特的视角呈现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壮丽画卷,以深刻的主题与高度的艺术追求提升战争文学的美学品格,进而丰富我们 ...

近年来,抗日战争题材因其本身的丰富性、复杂性与传奇性,成为文学关注的焦点。成功的抗战小说应该从独特的视角呈现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壮丽画卷,以深刻的主题与高度的艺术追求提升战争文学的美学品格,进而丰富我们对于抗战历史的认识。换言之,作家应该在“史”与“诗”之间达到一种平衡,著名作家巴陇锋先生的长篇小说《云横秦岭》就是这样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的抗战题材小说,它讲述了一个精彩的抗战故事,高扬了伟大的民族精神。聂伟认为:“一部作品能够获得的最大成功,就是在庙堂文化、知识分子与民间世界搭建起具有高度通约性的情感共同体。”长篇小说《云横秦岭》用有温度的故事表现重大的历史问题,为全社会营造了一个共同的情感空间,值得关注。


巴陇锋很会讲故事。在当下各种主义盛行的时代,很多作家不屑于讲故事,他们认为讲故事很简单。其实,故事是小说的内核,小说总要讲一个故事。 曹文轩说:“小说离不开故事,而只要有故事,就一定会有小说。小说是那些杰出的叙事家在对故事有了深刻领悟之后的大胆而奇特的改写。” 作家巴陇锋在长篇小说《云横秦岭》中讲的是秦岭、周新波兄弟在古城西安粉碎日本间谍“菊花刀”侵略阴谋的故事。这个大故事由策反孙明凯、重建秘密交通站、转移西药、挽救孙蔚如、追回通敌名单与轰炸地图、取回密码本、枪击正雄次郎等一个个小故事组成,每个小故事环环相扣,曲折跌宕,一步步推向高潮。讲故事需要悬念,设置悬念既要突破读者期待,也要符合生活内在逻辑。作家巴陇锋善于制造悬念,比如说秦岭刚到西安,就发现他的二哥周新民被警察处决,而事后发现他二哥正是他的联系人,他发誓要为二哥报仇,他调查凶手,最后发现凶手竟然是他的情人钟亦菲。这样的情节设置出人意料,因超越了读者的期待视野从而激发了读者的阅读热情。在利用偶然制造悬念的同时,作家巴陇锋也注意伏笔的运用,因为有前面的铺垫,故事情节的发展也不让人感到过分突兀,既在人们的想象之外,又符合生活内在逻辑。作家巴陇锋吸收了中国传统章回体小说的结构手法,又借鉴了现代小说的结构技巧,想象奇特,叙述诡奇,令人难以释卷。


难能可贵的是,这部小说没有站在以往的单一的阶级立场叙述历史,而是站在全民族甚至整个人类的立场来叙述历史。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不论是国民党阵营还是中国共产党阵营,都非常鲜活、生动,超越了以往主流文学人物塑造的拘谨与干巴。国共两党你死我活,但在民族大义面前,他们一致对外,表现了中华民族儿女捐躯赴国难的大无畏精神。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可以写战争,但不能局限于战争,必须超越战争,要写出对战争的反思。巴陇锋热情讴歌了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在民族存亡之际挺身而出的那种敢于担当的英雄气概,同时也揭示了战争给中华民族以及个体带来的深重灾难,日本飞机轰炸西安,造成了成千上万无辜西安市民的死亡;不仅如此,因为战争,秦岭、钟亦菲、周新波、周思秦四人在兄弟、夫妻、情人、父女之间一直摇摆与挣扎,周新波骗娶了自己弟弟的女友钟亦菲,二人始终不能摆脱原罪感,得不到心灵安宁;秦岭与钟亦菲想回到过去也难以如愿,他们的女儿周思秦更是不能接受自己的亲生父亲……战争留给个体的伤痛却难以抚平,把他们抛弃在一种巨大的阴影之中。


《云横秦岭》描写的是古城西安的抗日活动,写敌我双方的谍战。这是一场没有战线的战斗,更是一场残酷的战斗,是一场双方都输不起“暗战”。谍战小说很容易把主人公写成无所不能的超人式人物,在人物塑造上难以摆脱模式化的套路。巴陇锋根据对历史的独特理解、对生活的深刻体验,依照严格的现实主义精神,塑造出一系列个性独特、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秦岭是我党的早期党员,对革命无限忠诚,无论在任何艰难环境中,都始终坚持自己的革命信仰。他身怀绝技,是我党痕迹专家,虽其貌不扬,但却行事洒脱而又重情重义,并始终爱着他的女友钟亦菲。他机敏干练,多次完成异常艰巨的任务,为革命立下了不朽之功勋,完成了一个个常人难以完成的任务。但作品没有把他神化,他很任性并常常感情用事,多次陷入险境。他既有革命义气也不乏江湖气,他既有家国情怀也有儿女情长,他果断坚毅,有时也不免优柔寡断。钟亦菲温柔漂亮、性格开朗、思想进步,曾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但也追求一种小资情调。她深爱秦岭,受到欺骗嫁给了秦岭的大哥周新波,成为秦岭的嫂嫂。她后来成为一位中统干将,但落入了舒志成的圈套,杀了自己的老师周新民。她虽然是中统特工,却多次帮助秦岭完成任务,最后与秦岭赢得抗日战争胜利。周新波是秦岭的同母异父的大哥,是国民党的高级军官。他身材魁伟,英俊洒脱,精明干练,凭着自己的能力升任警长,后来被任命为特别行动第三科科长。在中山舰事件中,他逮捕了弟弟秦岭,但念及兄弟之情又放了他。在与日本间谍的斗法中,他与秦岭精诚合作,多次粉碎了日本间谍的阴谋。他对秦岭不乏兄弟之情,但又骗娶了自己的弟弟女友钟亦菲,他明知周思秦是秦岭的女儿,又瞒着钟亦菲与秦岭把“女儿”周思秦送往重庆特训当了军统特务。他用情专一,但也贪恋女色,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性格非常复杂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丰富了文学画廊。孙明凯是白鹿塬的土匪,不讲道理却讲义气、守信用,时刻要扩大自己的地盘、保存实力,但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能深明大义,一致对外。日本人正雄次郎是一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他诡计多端、阴险狠毒,他设下圈套害死了共产党员周新民,让秦岭兄弟互相残杀;他盗取了地图与情报,炸死了成千上万的西安市民。然而,作家没有把他漫画化,作家也描写了他学识渊博、举止高雅的一面,也写了他用情专一的一面,他时时思念自己的妻子与家乡。正雄次郎是我们的敌人,是值得我们“尊敬”的敌人。作家把敌人作为一个人来写,塑造了一个血肉丰满的敌人形象。文学是人学,作家巴陇锋站在人的角度表现敌人,改变了以往观念中的固定模式,使战争小说在人的塑造上向前迈出了关键一步。这是作家对当代文学的贡献所在。


作者在叙述故事的同时,也用了很多笔触书写古城西安,小说因而成为名副其实的“西安城史”。小说对古城西安的各种职业活动、寻常世相的展示,对民俗风习的呈现,对各种活动场所的描绘,为读者提供了丰富多彩的直观的西安风俗画卷,具有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这些地域文化书写不但建构了西安的文化形象,而且为人物增添了神韵,使人物具有了灵性,让读者升腾起一种情绪、情感与文化记忆。读者在阅读这部小说的同时,极容易联想到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文化,形成一种情感共鸣。飘荡在小说中的陕西民歌,镶嵌在小说中的民俗风习活动,使得这部小说具有浓重的地域文化意味,已经成为小说的审美存在,成了小说中不可替代的艺术独特性,这也是小说中最具魅力的部分,并具有文化人类学的价值。这种文化书写能建构人们对西安的文化记忆,西安因之能形成一个文化西安被人们所长久地记忆。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的历程碑,抗日战争的胜利,激发了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觉醒。抗日战争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史的一部分。文学不但能反映抗日战争,而且可以把抗日战争形成一种文化记忆以沉淀在我们的无意识之中,在这个过程中,要避免把它娱乐化、商品化,我们应该实现“史”与“诗”的融合,达到历史与美学的完美统一。巴陇锋的《云横秦岭》几近完美地实现了这一点,必将成为民族经典读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