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支教随笔:跨秦岭穿隧道一路向西开赴德令哈

2017-8-4 15:04| 发布者: dmqlw| 查看: 274| 评论: 0|原作者: 李彦龙|来自: 中国青年网

摘要:   过八百里秦岭,爬黄土高坡、过大通山布哈河,从东到西,经5省23市,为了所热爱的事物,我们不惧艰辛。  从郑州往西走的旅途中,领略了八百里秦岭的壮美,同时也看到了住在窑洞里的儿童、看到了土坯房里外劳作 ...
  过八百里秦岭,爬黄土高坡、过大通山布哈河,从东到西,经5省23市,为了所热爱的事物,我们不惧艰辛。

  从郑州往西走的旅途中,领略了八百里秦岭的壮美,同时也看到了住在窑洞里的儿童、看到了土坯房里外劳作的老农、看到了河边挑水的妇女,在之前这都是不可想象的,也永远无法想象。土坯房的是用黄土和麦秸秆制成的,坐在我一旁的大爷身笑呵呵的说,买不起钢筋水泥,我们就用麦秸秆代替了,这种房子省钱保暖。

  进入甘肃境内后,大约有一半的时间是在穿隧道,和一位长期生活的在西部的大哥聊了一会儿,这位大哥说,有个地方叫天水,这个地方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当天靠天吃饭,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家里挖了一个大储水窖,下雨的时候把雨水储存进来,吃的时候再从窖里取,地里庄稼收成好不好看天。一些离黄河近的村庄会把黄河水引进村里来,黄河里的水泛红,对于纯靠天吃饭的百姓来说他们是幸运的,但也面临着另外一种风险,一旦上游降水量增大或者冰川融化的过多,黄河就会泛滥,这将又是一场灾难。


  燕山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在西行路上偶遇赛马场。曾祥端 供图

  从兰州往西宁走的这段路就不是那么痛快了,这边的隧道没有甘肃境内多,火车进入隧道后耳朵伴随着嗡鸣声,整个人就像要炸了一样,车上有很多人都带着耳塞。在车上也无聊,研支团我们三个战友连起了王者荣耀,刚一登上,进了隧道,等出隧道时显示我们仨已离线!

  从西宁往德令哈走的路上看到了赛马会,因为天气原因,赛马会上并没有多少人。天路悠悠,两条公路就像是两条丝带挂在青藏高原上,路两边也稀稀拉拉的分布着一些农户,与其叫农户不如叫牧民更好一些,路上的车并不多,有一些轿子,但更的多是一些运送物资的半挂车,我们坐的是高客,车速比较快,车子每行十几分钟可以看见一座土坯房,家家户户房子前面都有一个很大的牛羊圈。

  路过共和的时候看到了一些风力发电机,来青海的时候就想着考察一个地方,看看那个地方比较开阔、风比较大、人又比较少,遗憾的是看到的眼前的这些风轮都是静止的,只有少数几个风轮在慢悠悠地转动,后来听当地人说这儿由于空气密度小,很难像东部一样正常的把叶片吹起来,所以弃风率特别高。这的电主要是水电、火电和光电,因为果洛藏族自治州多降雨并且有水电站,这儿水电占得比重最大。

  都说本科所学习的专业将会伴随你一生,毕业前不以为然,现在感觉是这样的,如果不能把它作为一种职业那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也挺好,一路上看到了许多让石油人倍感亲切的标志――红黄相间的十等份太阳花图案。一座又一座的加油站被安详的放在茫茫戈壁滩上,太阳花是我们最响亮的标志,四季依旧,这时候不由得想起了王进喜他们,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这正是应了一句老话:“头顶天山鹅毛雪,面对戈壁大风沙,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石油人。”


  燕山大学研支团成员在西宁火车站合影。曾祥端 供图

  作为一名跟着邵老师、褚老师带着锤子上过山的地质老兵,走到哪里都想捡几块石头,想看看他的岩性、风化状况如何,都想看看这个山是背斜还是向斜、有没有地堑、地垒,是否具有良好储油盖层的条件。但在这里放眼望去,山是一片土黄色,任何的构造都没有,山上的植被也很少,只有一些沙棘、白刺、骆驼刺、芨芨草,大朵的白云就像一个围脖一样挂在山上,牦牛、羊群以及山脚下高原上放牧的人们在自由的行走。

  从西宁往德令哈,一路向西,坐了六个多小时的车,气温也开始一点点的降低,从26度降到了12度,八点左右,天还亮着,我们到达了德令哈。(来源:中国青年网  燕山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曾祥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