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网]

搜索

驰骋秦岭不为诗

2017-7-7 10:41| 发布者: dmqlw| 查看: 384| 评论: 0|原作者: 张权伟 李青石|来自: 陕西日报

摘要: 南宋诗人陆游一生中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位跃马挥戈、叱咤战场的军事家,汉中是他理想中成就经略关中、收复中原的政治主张、军事理想的地方。然而汉中又是他政治、军事理想破灭的地方。他无意成为大诗人,汉中却使他名 ...
       南宋诗人陆游一生中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位跃马挥戈、叱咤战场的军事家,汉中是他理想中成就经略关中、收复中原的政治主张、军事理想的地方。然而汉中又是他政治、军事理想破灭的地方。他无意成为大诗人,汉中却使他名垂诗史,成为南宋最伟大的诗人。 



   初识秦岭,却用关中作本根 

  南宋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末,陆游卸任夔州通判,担任四川宣抚使的主战派将领王炎招陆游任四川宣抚使司干办公事、检法官。乾道八年(公元1172年)正月,陆游从夔州出发,历时两个多月,于三月十七日抵达汉中。 

  初到南郑,陆游十分兴奋,他看到秦岭巴山之间的这片土地山川锦绣、沃野无际、物产丰饶、民气豪壮,认为这是出兵北伐、驱逐金人、收复中原的重要资本。站在当年唐德宗行宫的废墟上,诗人感慨无限,吟道:“落日断云唐阙废,淡烟芳草汉坛平。”他看到汉中在抗金大业中重要的战略地位,向王炎提出自己的抗金进取之策:“经略中原,必自长安始;取长安必自陇右始。当积粟练兵,有衅则攻,无事则守。”(《宋史·陆游传》) 

  陆游到汉中后所写的第一首诗《山南行》也抒发了这种慷慨激昂的情绪,表达了“却用关中作本根”的战略主张: 

  我行山南已三日,如绳大路东西出。 
  平川沃野望不尽,麦陇青青桑郁郁。 
  地近函秦气俗豪,秋千蹴鞠分朋曹; 
  苜蓿连云马蹄健,杨柳夹道车声高。 
  古来历历兴亡处,举目山川尚如故; 
  将军堂上冷云低,丞相祠前春日暮。 
  国家四纪失中原,师出江淮未易吞; 
  会看金鼓从天下,却用关中作本根。 

  在诗中,诗人既描写了汉中锦绣的山川、丰饶的物产、豪壮的民风,也表达了自己的战略主张。 

  对于命运不济、仕途蹉跎,长期在朝中从事文案工作、担任下层州县僚佐职务的陆游来说,汉中前线的一切都是新鲜、活泼、丰富、多彩的,都令他耳目一新。作为王炎的重要幕僚,陆游曾多次陪同王炎检阅部队。他看到南郑前线十万精锐部队军容整齐、士气高昂,吟出这样豪迈的诗句:“朝看十万阅武罢”“士甲照日波光明”。
 


   前线刺虎,面青气夺空相顾 

  在军中虽是文职人员,但陆游却是一位武功高强的武林高手。 

  由于生活在社会动荡的时代,出身于书香门第的陆游自幼习武。“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是他年轻时的志向。在南郑前线的校场上,陆游常常在军士们面前展示自己的功夫。诗人在《忆山南》诗中自我夸赞武功“貂裘宝马梁州日,盘槊横戈一世雄”。这里诗人把自己描绘成一位“貂裘宝马、盘槊横戈”英姿飒爽的武士形象。 

  这是陆游汉中军旅生活的一个侧面。 

  汉中前线刺虎,是陆游一生最得意、最自豪、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如果说《隋唐演义》中的雄阔海打虎、《水浒传》中武松打虎是虚构的文学故事,而陆游汉中前线打虎则是真实的历史。诗人一生有近三十首诗说到在汉中打虎的壮举。这些诗中有的实写,有的虚写。有些诗泛泛提及打虎之事,有些诗则详尽描述了惊心动魄的打虎场面与过程。 

  时年陆游来到汉中,陕南、川北一带地广人稀,生态环境非常好,常有虎豹熊罴等猛兽出没。乾道八年九月至十月间,陆游从汉中到阆中公干,夜宿苍溪县青山铺时,也遇到猛虎吃人的惨剧。诗人当时写了《太息》一诗悲叹此事,诗中说:“白头乡万里,堕此虎豹宅。道边新食人,膏血染草棘。” 

  陆游最早记叙打虎的诗歌是乾道八年十一月所作的《书事》诗,诗中写道:“云埋废苑呼鹰处,雪晴荒郊射虎天。”《十月二十六日夜梦行南郑道中既觉恍然揽笔作》一诗中回忆了汉中刺虎的场面:“我时在幕府,来往无晨暮。夜宿沔阳驿,朝饭长木铺。雪中痛饮百榼空,蹴踏山林伐狐兔。眈眈北山虎,食人不知数。孤儿寡妇雠不报,日落风生行旅惧。我闻投袂起,大呼闻百步,奋戈直前虎人立,吼裂苍崖血如注。从骑三十皆秦人,面青气夺空相顾。” 

   壮志未酬,秦关北望不胜悲 

  在汉中短短8个月时间里,陆游的足迹遍布秦岭巴山中的条条栈道。他曾翻越大散关深入敌后的渭河北岸侦察,这是十分危险、艰苦的军事行动。一次诗人率一小部分侦察部队蹚过已结冰的渭水侦察,为了隐蔽,不能埋锅做饭,有时一连多日吃不上一口热饭,偶尔有顿热饭吃,吃的也是夹有硌牙的沙子的山荞畬粟和发霉如土色的黑黍黄穈。 

  “铁衣上马蹴坚冰,有时三日不火食,山荞畲粟杂沙碜,黑黍黄穈如土色。”就是这次敌后活动的记录。诗人多次经过褒斜道,“屡经汉帝烧余栈,曾宿唐家雪外城”。他看到当年张良建议刘邦烧毁的栈道,想到刘邦君臣在汉中建立的宏伟基业,写下“岂知高帝业,煌煌汉中起”。 

  诗人也多次走入秦岭深处的骆谷道,他说“我昔在南郑,夜过东骆谷”,他经历了驻守骆谷道中最艰难的生活,“云深骆谷传烽处”“骆谷雪深风裂面”。诗人还从嘉陵江水道到鱼关前线,“千艘冲雪鱼关晓”“千艘粟漕鱼关北”,是他在鱼关前线看到的漕运繁忙景象。诗人还在距鱼关不远的秦岭深处的小县两当小住过一晚。他在晚年回忆这段经历时吟道:“乱山古驿经三折,小市孤城宿两当。” 

  可惜的是,乾元八年十月,王炎被招回朝担任枢密使,王炎幕府解散,诗人担心恢复大计终成泡影,感到前途渺茫,心情非常沮丧。行走在秦巴山中,汉水河畔,诗人吟道:“汉水东流那有极,秦关北望不胜悲。” 

  乾元八年十一月,陆游调任成都路府安抚司参议官离开汉中,从此再未来过。但是,汉中依然是陆游晚年最为魂牵梦萦的地方。晚年的他常常回想汉中前线那艰难而又快乐的日子,反复吟咏:“拥马涉沮水,飞鹰上中梁。劲酒举数斗,壮士不能当。马鞍挂狐兔,燔炙百步香,拔剑切大肉,哆然如饿狼。” 

  宋宁宗嘉定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公元1210年1月26日),在写完那首国人耳熟能详的《示儿》之后,伟大的爱国诗人陆游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来源:陕西日报  记者 张权伟 通讯员 李青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